您的位置: > 体育 > 新闻>正文

减肥训练营:把我送到这里的不是体重,而是梦想

时间:2020-01-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      字号:TT

减肥训练营中正在进行单车训练的减肥者。供图

  体育广角镜 丨 减肥训练营:把我送到这里的不是体重,而是梦想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4日电(李赫)“减肥训练营最早起源自NBC电视台的一个减肥真人秀,中国最早的是2001年开始的一个电视节目,当时是追踪北京的一家减肥机构进行纪实拍摄,后来那里的很多教练出来开设训练营,这个行业才算开始。”韩军臣这样介绍减肥训练营在国内的起源。

  作为全国运动减肥教练培训教材主编,同时也是国内一家大型减肥训练营教练部总监,韩军臣已经从事运动减肥行业十二年,他所在的一家封闭式减肥训练营也属国内领先。说起减肥训练营这个话题,他显得很有热情:“我们觉得这个行业算是一个新兴行业,未来减肥训练营的参与人数肯定会越来越多。”

训练营中正在减肥的人们。供图

  借势爆发

  顾名思义,减肥训练营采用的是吃住训练一体化的全封闭模式,营员减肥的全部周期都在训练营中完成。

  据韩军臣介绍,国内减肥训练营在发展的十几年里,一共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行业兴起,2000年-2008年,国内还只有几家类似机构,运营形式多为健身房+宾馆的简单结合。2008-2015年,随着北京奥运的举办,以及2013年超级减肥王中国版节目的播出,这个行业迎来第一次爆发式增长。

  而从2016年至今,减肥训练营正在经历发展的第三阶段:“因为互联网的普及,短视频的爆发,推广成本的降低以及肥胖人群的倍数增长,减肥市场需求旺盛。减肥训练营也在全国形成了爆发式的增长,目前全国所有的训练营大概在300家左右。”

在微博上以“减肥训练营”为关键字搜索,得到的结果超过500条。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减肥训练营”,显示的相关搜索结果有9,400,000条,在抖音中以“减肥训练营”为关键字查找,得到了120个注册账号,而在微博中,这个结果超过500条。

  至于减肥训练营收费水平,根据住宿条件、训练内容和教练水平等条件的不同,对应价位也有所不同:价格较低的五千到八千一个月,价格高一些的可以达到两万元每月。而无论哪种价位,都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破财免胖”。

  如韩军臣说的,媒介的发展让减肥训练营搭上了顺风车。但从受众的角度,减肥训练营却有其独特的吸引力。

从受众的角度,减肥训练营有着独特的吸引力。供图

  “真空”环境

  “当时真给我气懵了”。这是王耀东的妈妈谈及她从东北老家南下看望在深圳工作的儿子,却发现他又胖了20斤时的心情。“当时我就告诉他,马上把工作辞掉,专心把体重减下来。”

  而从小关注儿子体重的王妈妈,这次选择的方案,就是深圳当地的一家减肥训练营。“她在网上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最后我俩沟通了一下,那就报吧。”被问到选择减肥训练营的经过,王耀东这样回答。

  “具体训练内容我还真没问过,也不太关注。”王妈妈说,她其实也和儿子一样,并没有详细了解具体的训练内容。与教练有了简单的沟通,又现场参观了训练场地和宿舍后,她就作出了决定。

减肥者在集体训练中。供图

  听起来很随意,而事实上,从小便操心儿子体重的王妈妈自然不会“病急乱投医”:“训练课程怎么安排我不看,我看的是结果。我认为这里主要是规章制度方面特别规范,可以给孩子提供一个模式,不管是生活习惯的培养,还是运动计划的安排,都有一个固定的外在强制。”

  同样,王耀东在谈到对减肥训练营的选择时说:“因为考虑到是封闭式管理,把监督机制最大化,时间长了能改变一下生活习惯是最好的。”

  作为一位减肥者,王耀东算得上资深。“在这之前有过两次减肥经历,一次在初中,另一次在大学,”但说他资深当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还未成年时,就曾经参加过一档减肥纪实电视节目——那正是韩军臣口中,减肥训练营在国内的起源。

  不过那次经历对王耀东来说并不成功。“当时参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钱没少花,但是就减掉了10多斤,没多久就又反弹了回去。”王耀东母亲介绍了自己儿子还未成年时的那次减肥经历。“其实就是简单的运动加控制饮食,你做到了你也能减。”王耀东的妈妈这样回忆道。

   src=http://www.chinanews.com/ty/2020/01-14/中新社 王耀东过去的几次减肥,都以失败告终。资料图:图为减肥者在跑步中。记者 安源 摄

  而王耀东说到自己减肥的“历史”,甚至都没有提及这次经历。他只提到,此前的减重经历中,大学阶段的那次效果最好。

  “在健身房买私教训练,减掉了49斤”。但难以坚持,再加上不规律的作息和饮食,他的体重很快反弹了回去。

  而如今已是减肥训练营一名专职教练的贺王俊楠在回忆起自己大学阶段减肥失败的经历时,提到的原因很简单:“当年去健身房的路上有一段上坡路,走起来真的很累。”

  对不少人来说,他们都知道,不自律或无法自律是导致身材不断垮掉的根本原因,但纵使他们懂得很多大道理,依然过不上“苗条的一生”。这种情况下,减肥训练营封闭训练的“真空环境”和全方位的监督机制,是打动“胖哥胖姐”的重要因素——既然无法自律,只好借由他手,让外部环境帮助他们“他律”。

对很多人来说,在健身房减肥可能会起到效果,但很难坚持。资料图:图为健身房内齐整的器材。 图片来源:Osports全体育图片社

  “教育培训”

  到了大学毕业,他的体重达到了260斤,毕业工作后更是“持续稳步”增加到了280斤。

  “反弹”,可能是最令减肥者心碎的两个字了。

  “离开减肥训练营有一年了,我现在一周至少去三次健身房,已经喜欢上了出汗的感觉。吃的方面每周末我会给自己一天放纵的时间,其他时候,都是以低油低脂为主吧,在减肥训练营那年,胃口什么的都习惯了。”

控制饮食,更是每个减肥者需要渡过的难关。更需要减肥者自觉的自我约束。图为诱人的快餐。

  27岁的于营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根本没办法把眼前这个身材匀称,画着精致妆容的姑娘和两年前圆滚滚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于营的肥胖是家族遗传,初中时就接近200斤。她说,在健身训练营的一年,除了减掉超过80斤的体重,也让她养成了运动的习惯,甚至后来她越瘦,就越“沉迷”运动时出汗的感觉。而真正看到了效果的她,也开始改变自己的饮食。“现在有一年了吧,刚出来的时候体重有一些反弹,但也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后来一点一点的,运动和饮食的原因,就比较稳定了。”

于营减肥训练营时期养成的饮食和运动习惯,帮助她在离开训练营后战胜了“反弹”。供图

  这也是为什么韩军臣将减肥训练营定义为教育培训机构:“我们把训练营定义为是教育培训,因为这些人减肥,并不只是减掉身体的多余的脂肪,它更多地减掉不好的生活习惯,比方说暴饮暴食、爱吃甜食或者熬夜。”

  韩军臣解释说,所有营员来到训练营之后,饮食、运动和作息都是训练营安排:“比如我们要求练的时候不许带手机,要求晚10:30必须是要进入休息状态的,要求他们一日三餐要正常、健康地去吃。”

  除此之外,他还提出更为重要的一点:“训练营除了要指导和监督营员运动,还要给他讲营养知识,讲训练计划等理论性知识。”

  在这样的教育和培训下,希望实现的是营员从“他训”到“自训”的转变,由此保证训练时,以及结束训练后的效果。

减肥训练营在训练中。供图

  “圆梦”之地

  减重自然是每个来到训练营的减肥者最直接的诉求,而仔细了解下来,背后的动机却各有不同。

  “我太希望他外在形象好了,然后找个对象,不为别的。就为能约束他,他俩互相比着进步。”王耀东妈妈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吐露了心声。除了健康,为人父母的她更希望儿子通过这次减肥改变自己,甚至收获更多。

王耀东在训练中。供图

  而回忆起自己的经历,于营告诉记者,毕业时几次面试的受挫以及面试官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她,这也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体重减下来:“虽然算不上是嫌弃吧,但是有几个面试官都是一脸吃惊地看着我,虽然眼神一闪即过,但我还是感受得到。”

  她告诉记者,当时虽然面试表现都不错,但最终还是没能收获想要的结果。她说,如今想来,她都能理解,毕竟她所从事的行业对形象或多或少有些不成文的要求。“而且你自己都放任自己到这个程度,也怪不得别人。”于营说着有些害羞的笑了,她说,如今能毫无保留地讲述这些故事,因为她在减重的过程中,已经彻底摆脱了过去有些自卑的自己。“不在于形象,而在于内心的蜕变”于营说道。

  同样,如今已经专职从事减重教练工作的贺王俊楠也已经在准备考取职业健身教练的资格证书,回忆自己从一个减重受训者一路成为教练的路程,他说,这样一步步的前行,在于“”的扩大:“最早想瘦下来,瘦下来以后又想要腹肌,有了腹肌又想参加比赛”。而他坦言,这一系列的转变,最关键的,在于迈出的第一步。

每个人都因不同的契机选择进入减肥训练营,他们也各自抱着不同的梦想开始减重。供图

  “每一个人来了之后,我们会挖掘他对于减肥的一个最终的诉求是什么?比方说为了谈恋爱,比方说我想要要宝宝,我没有办法去怀孕……当你挖掘出来他最终的需求之后,你就不断的去放大他的目标,不断的去激励他。”韩军臣这样说起对受训者对的心理引导。

  这只是他们的训练手段之一,而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他们最成功的方法。因为这正是催动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减肥训练营的初因。——每一个超重的躯体里,都潜藏着一个想瘦的灵魂,而每一个真正迈出这一步的人,都还有更多的梦要做。把他们送来这里的不是体重,而是梦想,在这个“胖子集中营“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梦想。(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姓名为化名)(完)

   【编辑:陈海峰】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